Bear

我路过办公室看到她在哭泣,一个人
脚步没有停歇,没有犹豫,只是放轻
手上的百合还是含苞
不知道能不能开放
路过垃圾桶
还是扔了吧

桌上的康乃馨开得灿烂
她在与人谈笑
我电话响起,标记是骚扰电话
随手挂机
下班吧,今天回家吃饭吧

她微信留言
“我想出去走走”
原来我们还是微信好友

We laughed and kept saying “see you soon”, but inside we both knew we'd never see each other again.

晚上十点零九分,一期一振收到上司长谷部的邮件,明天出差外地,十二点飞。
一期很头痛,弟弟们很伤心,因为明天是一年一度,家庭活动日。
“一期~吓到你了吗?”白胡子鹤丸出场,晚上十点二十分。
“鹤丸桑,晚安。这么晚有事吗?”一期无精打采,打开大门却堵在门口,没有让鹤丸进门的意思。
但是鹤丸一点都不介意,“一期啊,我想到一个好主意,为了明天不迟到,我今晚就在你们这里留宿吧!”